边界

~~~~~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手帐er想要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可爱,想……

我发誓,真的本来就是平放在一边,后来它们就自己变成这样了。(/ω\)

嘿嘿

求助与字面意思

异能现代设定,校内论坛

只是个梗,并不会论坛体,起源于某日在专教的阳光太过刺眼

OOC注意!格式混乱!

 

番茄番茄番茄番茄

求助!我室友会发光怎么办

RT,字面意思。室友的异能还不知道,但是一激动就会发红光,平时体温也比别人高。虽然说冬天拿来取暖还是蛮顺手的,但是半夜突然间闪瞎眼的感觉很不好。

而且有的时候上课上着上着就会突然间发光,做为同桌的我很尴尬,重点是这个白痴吊车尾一点自知也没有。

 

匿名用户

点进来我还以为是个情感问题,没想到是实实在在的发光哈哈哈,楼主你强。

 

匿名用户

楼上+1 在这个八卦为主的论坛里楼主实在是一股清流

 

匿名用户

细思极恐,楼主室友为什么要半夜激动发光♂

 

匿名用户

哇!楼上这么一说真的。。。楼主你保重

 

匿名用户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突然间开起了车

 

团子与欧豆豆

愚蠢的弟弟,你还是回家住吧

 

五厘米

什么那个拉面笨蛋居然敢对我男神图谋不轨!

 

姊妹篇

拉面拉面拉面拉面x

求助,我室友总是无意识电别人

Rt

 

匿名用户

哎呀,又看到刚开异能的小朋友们慌张的样子了。想起老夫当年刚开异能的样子了呢

 

匿名用户

可爱的小朋友,你朋友刚开异能可能控制不住吧

 

拉面拉面拉面拉面x

不是啊我说,虽然S的属性是雷属性,但是他平时超厉害的说。就算刚开异能的时候也完美掌控啊。不是字面意思上的,我室友长得特别好看,打分能打一万分,总是无意识撩别人,学校都有他后援团了,每天我们寝室门口情书不断。真的很不爽啊我说。

 

匿名用户

手速感人

 

匿名用户

我的妈,我的眼睛要瞎了。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匿名用户

真正的朋友是不会产生占有欲的。

 


之前风靡朋友圈的性格分析,鬼使神差地点进入玩了一下,莫名觉得这个还蛮符合的哈哈哈哈,占tag抱歉。

等风来里的趁你还年轻,莫名戳中了我的心。意识到还有机会不得不拼搏,无论是无法完成,一败涂地,人生也不能就此屈服

长路漫漫

   接上一篇,有点短就一起放了

    “佐助助助助!”

    鸣人金色的脑袋突然间从屏幕的另一端冒出来,毛茸茸的,像小动物的背脊一样。一瞬间整个屏幕都被鸣人挤满了,对,只是鸣人的气息而已,那么热闹,就算没有用影分身也是好像存在了千百个鸣人一样。

    “啊,佐助也真是的我都和说了多少回了,开个视频有那么难吗。现在技术那么发达,就还用那只胖鸟。”“佐助,你在那边过的好吗,有好好吃饭吗,有好好睡觉吗我说,你看起来比之前又瘦了很多啊我说。”“啊啊啊鹿丸每天都在我耳边叨叨叨的,耳朵都要长茧了我说。火影的工作超级多,烦死了。”

    最后的宇智波嘴角抽了抽很想甩对方一个省略号,想了想还是露出一个年少时最熟悉的带着嘲讽的表情,“白痴吊车尾,每天吃拉面吃到吐的人没资格说好好吃饭这种话。”

    “没有啦,现在有超多人盯着我,就算想去一乐拉面也没有时间啊我说。啊啊啊佐助在那边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

    “你在小瞧我吗吊车尾,等任务结束了就回来了。”

    “说的也是,现在除了本大爷没人能干的过你啦。”

    两个人却忽然好像没有话说了,空气忽然安静下来了。其实已经脱离对方的世界很久,连对方身边新出现的角色其实也不太熟,对方最近发生了什么,迷恋着什么样的话题也不太清楚。聊天的话题也仅仅止步于那些不愿再提起的陈年旧事,发生在两个人中间的故事少之又少,靠着一丝莫名其妙又斩不断的羁绊连着屏幕两端。

    后来,和佐助通视频的次数也不太多,毕竟在外面网络并不是很方便,可是每次看到佐助那边总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距离宇智波名义上的外出任务已经五年了,鸣人好像终于开始明白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了,那是一个混沌的,完全和他一直喜欢的一乐拉面不一样的世界,为了逃避繁琐的工作和无休止的逼问,鸣人蹲在墙角抽烟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昨晚做的那个光怪陆离的梦,醒来时竟一片空白,后知后觉才感到一丝心痛。在他的梦里风从茫茫的空中吹来,不停地呼叫着刮过光突的大地,还有刀光与剑影,繁花与红尘。

    和一个白衣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

    少年眨了眨眼,忽地显出一股水淋淋的艳气来,叫人猝不及防掉进深渊里来。

    梦境在这里戛然而止。

    想到此处鸣人嘴角的肌肉不由自主地往下掉,整张脸颓废毫无生气。一点明灭将熄灭的烟灰落在脚边。风霜满面将迎归人,却不知归人心中是何等不情愿与难堪。身上的粗布麻衣早已磨烂了边,脚上的草鞋混着这个浮世的尘土看不清其纹理。脖子里流的不知是汗还是血,混着泥水。

    “白痴吊车尾,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归人保持着他一贯的面瘫表情和一如当年居高临下地模样,也像梦里的那个模糊白衣少年的影子一般。摸不到,抓不住,快要消失一般。

    “啊哈哈,小佐助一定不懂大人的烦恼啊我说。去吃拉面吧。”鸣人巴拉了一下乱糟糟的金发,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一乐大叔一定在等我们啊我说。”

    “哼,要先洗澡。带我去你家。”

    “喂喂,你也太不客气了吧我说。”

     通过窄小的黑色衣袖口窥见的是一小段苍白的手臂,在拉面的热气下开始恢复了一点血色,莹莹如玉一样。刚刚鸣人盯着那段莹白的小臂思维开始漂移,这家伙在外面风吹日晒的为什么还是这么白,小樱井野都偷偷问了我好几回关于佐助是怎么保养的问题,不过这种问题问出来大概会吃千鸟吧,严重一点天照也会出来吧。想到这里,鸣人偷偷笑了一声,这家伙还真的是可爱啊。

    “从刚刚开始你就在笑些什么。”对面的人在夜晚温暖的拉面摊上的灯光下一向冷锐的侧脸也开始变得柔和起来,刚刚沐浴后未吹干的黑发还带着一丝水汽。这个人还真的是要命的好看,想和这个人一直一直在一起。这样的话语在鸣人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刷过,满满当当的快要爆炸了一样。“想你真好看。”突然间鸣人很想说真话。对方难得一脸被拉面噎到的表情也让鸣人乐不可支好一会。“白痴,想吃千鸟吗。”

    “我是说真的哟,我啊从以前开始就是个只知道一头热血地向前冲的笨蛋而已。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可是我的忍道啊。成为火影也好,被大家称赞也好,遇到了很多很多的人也好,可是这一切如果没有佐助你在我身边的话,那就都没有意义了。佐助你不在的时候,我总是做梦,梦到水之国挡在前面的你,梦见蛇窟穿白衣的你,梦见各种各样的佐助。所以我知道了哦,我心里只装下了佐助一个人,别的什么都不关我的事。”鸣人说这些话得时候眼神坚定地好像要立马爆九尾,全然不顾黑发的宇智波末裔早已炸成一朵番茄和后面快要疯掉的拉面大叔。

    “白痴吊车尾,我早就在等你的答案了。”

    所以说这种事情还为什么要争个高下,拉面老板也只能板着一张把这对狗男男请出了拉面摊,嘴里说着马上要打烊了的话,其实眼睛早就快要瞎掉了。

后记:写后面的时候因为TV几次想写成be的,但是总又下不去手,想写他们就是水到渠成的戳破窗户纸然后在一起的片段,想看温暖的鸣人。大概还是有些OOC的,鸣人这里的性格还是脱离了原著的,就当满足我的一点小小的意淫吧。


长路漫漫(上)HE

只是一个梗而已,设定科学技术发展,叔鸣佐未婚,有电脑视屏技术。He

请相信最后是HE。文笔渣请见谅。

    “佐助助助助!”

    鸣人金色的脑袋突然间从屏幕的另一端冒出来,毛茸茸的,像小动物的背脊一样。一瞬间整个屏幕都被鸣人挤满了,对,只是鸣人的气息而已,那么热闹,就算没有用影分身也是好像存在了千百个鸣人一样。

    “啊,佐助也真是的我都和说了多少回了,开个视频有那么难吗。现在技术那么发达,就只有你还用那只胖鸟。”“佐助,你在那边过的好吗,有好好吃饭吗,有好好睡觉吗我说,你看起来比之前又瘦了很多啊我说。”“啊啊啊鹿丸每天都在我耳边叨叨叨的,耳朵都要长茧了我说。火影的工作超级多,烦死了。”

    最后的宇智波嘴角抽了抽很想甩对方一个省略号,想了想还是露出一个年少时最熟悉的带着嘲讽的表情,“白痴吊车尾,每天吃拉面吃到吐的人没资格说好好吃饭这种话。”

    “没有啦,现在有超多人盯着我,就算想去一乐拉面也没有时间啊我说。啊啊啊佐助在那边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

    “你在小瞧我吗吊车尾,等任务结束了就回来了。”

    “说的也是,现在除了本大爷没人能干的过你啦。”

    下一秒两个人却忽然好像没有话说了,空气忽然安静下来了。其实已经脱离对方的世界很久,连对方身边新出现的角色其实也不太熟,对方最近发生了什么,迷恋着什么样的话题也不太清楚。聊天的话题也仅仅止步于那些不愿再提起的陈年旧事,发生在两个人中间的故事少之又少,靠着一丝莫名其妙又斩不断的羁绊连着屏幕两端。

    后来,和佐助通视频的次数也不太多,毕竟在外面网络并不是很方便,可是每次看到佐助那边总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距离宇智波名义上的外出任务已经五年了,鸣人好像终于开始明白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了,那是一个混沌的,完全和他一直喜欢的一乐拉面不一样的世界,为了逃避繁琐的工作和无休止的逼问,鸣人蹲在墙角抽烟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昨晚做的那个光怪陆离的梦,醒来时竟一片空白,后知后觉才感到一丝心痛。在他的梦里风从茫茫的空中吹来,不停地呼叫着刮过光突的大地,还有刀光与剑影,繁花与红尘。

    和一个白衣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

    少年眨了眨眼,忽地显出一股水淋淋的艳气来,叫人猝不及防掉进深渊里来。

    梦境在这里戛然而止。

    想到此处鸣人嘴角的肌肉不由自主地往下掉,整张脸颓废毫无生气。一点明灭将熄灭的烟灰落在脚边。风霜满面将迎归人,却不知归人心中是何等不情愿与难堪。归人身上的粗布麻衣早已磨烂了边,脚上的草鞋混着这个浮世的尘土看不清其纹理。脖子里流的不知是汗还是血,混着泥水。